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条小溪的博客

泉水叮咚……泉水叮咚……泉水叮咚响……

 
 
 

日志

 
 

中國,館陶,一個高三班主任之死!!!  

2012-09-28 19:14: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剛才看了一篇令人斷腸的報導《一個高三班主任之死》: 超負荷的過勞工作與難以養家糊口的微薄月薪(¥1,450元)形成極大反差,讓年僅29歲的趙鵬(曾經让父母很有尊严——中考633分)選擇自殺。他在遺書中說:活着实在太累,让人窒息……他對這個世界毫無眷戀,唯一放不下的是不滿2歲的兒子……

         多麼渴望有良知的中國大款、大腕、父母官、掌權者、陳光標們,耐下心來“百度”一下『中國,館陶一中,一個高三班主任之死』啊。 曾經對未來那麼信心十足,那麼渴望,那麼健康向上的一個風華正茂的青年,究竟是什麼力量將他逼上絕望。為何他的眼前只有死亡,難道僅僅是為了那該發卻未發的500元補貼?為何他看不見光亮…

 

        死者赵鹏生于1982年,生前是河北馆陶县第一中学高三年级的一名班主任。通过高考改变命运的赵鹏,成为一名高三班主任后,每天无休止的重复工作,以及“工资月光”的生活,让他感到窒息。在收到2012年4月份工资的这一天,他选择服毒自杀。

 

  ■ 人物简介

  赵鹏,生于1982年,大学毕业后,在河北馆陶县第一中学教书,担任高三年级班主任。

  每天周而复始地与高三学生一起出早操,直到学生晚上就寝,一天的工作才结束。

  或许是来自生活、工作、经济等各方面压力,不到30岁的他选择在办公室服毒自杀。

  赵鹏在遗书中说,现在唯一放不下的就是他不到两岁的儿子,希望学校能帮他照顾一下他们母子。

  4月27日晚,查看完学生宿舍,赵鹏一天的工作结束。他返回办公室,拉上窗帘,关掉灯,将一瓶敌敌畏一饮而尽。

  

        2012年4月27日。这一天,距赵鹏30岁的生日还有18天。

  這一天,對趙鵬而言,是特殊的一天。因為传言每人要发一台笔记本电脑。

       对这一天,老师们都很期待。据老师们推测,赵鹏应是在4月27日晚上服的毒。

  4月27日,这一天工资到账、可能还要发福利,本是让人高兴的一天。并且,此前有传言说,27日,县领导要到学校看望高三年级的班主任。

  去年,作为“辛苦费”,每个班主任发了一辆电动车;今年,传言每人要发一台笔记本电脑。对这一天,老师们都很期待。赵鹏也很在意。

26日晚上8点多,他给远在老家黑龙江绥化的父母打电话专门提到此事。他说,如果县长来了,就再给家里打电话,如果没来就不打了。这是赵鹏与父母的最后一次通话。

  这一天,县领导没有来。

 

4月27日下午6点左右,赵鹏收到工资提醒短信,四月的工资到账。“1450元,少了500块钱。”赵鹏将工资短信拿给同事陈磊看。

  三月份,赵鹏的收入除了基本工资1450元外,还有500元交通补助,共1950元。

  其实,500元补助是来自河北省的一项短暂的补助政策。2012年,河北省对公务员和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以交通补贴和精神文明奖励为名,每月发980元补贴。在馆陶,每位教师变为500元。

  这一补贴政策,在河北只执行了一个月。四月份,馆陶也取消了500元补助。没人会意识到这500元对赵鹏意味着什么。

  晚上8点多,赵鹏参加班主任们一起开的考务会,安排第二天模拟考试的考务。考务会上,老师们还提到白天学生打架的事,这一天,赵鹏班上的一个学生和另一个班级的学生打架。赵鹏把自己班的学生批评了一顿,还把学生赶回家反省。

  这次事情的处理不像赵鹏的风格。2009年,赵鹏曾带一个高二班,一名学生违反纪律,学校要开除他,赵鹏说“开除他,先开除我”,最后保住了那名学生。

          学生们很喜欢憨厚耿直的趙鵬老师,有学生称跟他关系很“铁”。

  “自己班的学生就像自己家孩子,即使犯点小错误,也不该处理自家孩子这么严重。”在考务会上,班主任们劝赵鹏,陈磊发现赵鹏一言不发,用手不停地捋头发,看起来烦躁不安。

  陈磊一闪念,有时间,要找他聊一聊。会后,各自忙着通知学生考试事宜,没有碰到一起。

  晚自习后,薛广、赵鹏等三名班主任值班查宿舍。

  晚上10点40分左右,查完宿舍后,赵鹏没有回家,而是独自回到办公室,关掉灯,拉上窗帘,将一整瓶农药全部喝完。

警方调查,4月27日下午6点半左右,赵鹏在学校西侧两三百米外的农资店购买了农药。

陈磊猜测,赵鹏购买农药应是在收到工资短信之后。

 

  “格式化”的生存

  高中阶段各种模拟考试、会考要有100多场。每天跑早操时,班主任老师还要跟着

  馆陶县一中是馆陶县唯一的一所高中,像很多县高中一样,实行封闭式管理,每个月只有一天假期。学生和老师过着格式化的生活,按照固定的程序每天周而复始。

  每个班主任,负责五六十名学生的各方面。

  冬天,早上6点10分上操。早上5点40分,赵鹏从闹钟中醒来。有时,脸不洗就往学校走,6点之前,赶到办公室签到,再到操场与学生一起跑操。

  每天跑操时,班主任老师要跟着,和学生一起喊班训和口号,驱走睡意,振奋精神。

  包括早晚自习,每天13堂课,上到晚上10点左右,班主任要到宿舍确认所有学生都在,等学生上床熄灯后,再回家休息。

  妻子马婷婷回忆说,赵鹏每天晚上11点才到家,如果1岁多的儿子醒着,他和儿子玩一会,等小家伙放过他,他才能睡下。有时,回来太累,赵鹏脚也不洗,儿子也不理,直接睡下。

  据一位老师介绍,在馆陶第一中学,高中阶段各种模拟考试、会考、月考、周考、小测验要有100多场。到了高三,所有的科目都有周练,月考更是雷打不动。

  每个月,学生放假休息一天,而这一天,老师们要把月考的试卷判完。

 到每年的暑假、寒假,班主任也不轻松。按规定不允许补课,但补课已成为惯例。高一的假期还能休息,高二、高三的寒暑假,因为补课,只能休息10天左右。

  补课时,班主任要比平时上课更累。一位带过多届毕业班的老师称,即使带完毕业班也不会轻松,如果学校再安排带高三,那意味着还没帮上一届学生报完志愿,下一届学生的暑假补课就要开始了。

  平日里,班主任事无巨细都要关注到,“谁的学习成绩最近提高了,谁的学习成绩下滑了,需要跟他谈谈”。

  一位老师称,每天脑袋都是嗡嗡的,到晚上,基本上就不怎么转了。“有时想不管那么多,但总不能因为自己不负责任毁了一届学生。”

  还有一位老师说,“我们工作就是全部,吃饭睡觉都是为了工作。”没人愿当班主任

 

  工作负担太重,收入与付出嚴重失衡。作为学校来说,也面临很大的升学压力

  “没有人愿意当班主任,都是派到头上的。”馆陶一中的一名班主任称,做班主任每月只是多200元津贴。

  工作负担太重,收入与付出不相称。在馆陶第一中学,当班主任往往是一些比较年轻的老师,领导派到头上,又不好推辞。

  因没有人愿当班主任,有两位老师各带了两个班级。在赵鹏死后,班主任刘向广接手了赵鹏带的高三A4班。如今,17个高三班级,只剩下14个班主任。

        赵鹏的家庭,一直生活很艰难。他是家里唯一的儿子,也是唯一的希望。

  曾淑华说,赵鹏的学习成绩自小是家庭的骄傲。虽然家庭困难,但赵鹏让这个家很有尊严。“中考成绩633分,我们那一片的孩子都没考过他。”至今,这仍是曾淑华的骄傲。

  经过两次高考,2003年,赵鹏被补录到哈尔滨师范大学绥化学院英语专业。

  每年学费9000元。“多少钱也得上啊。”赵志华说,儿子上大学是全家的希望,东拼西凑交足了首年学费。大学期间,赵鹏也靠做家教补贴生活。家里人想着,等把书念出来就好了。

  2005年11月,大三下半年,赵鹏找工作时需要一部手机。为了给赵鹏买一个450元的手机,曾淑华卖掉了自己的项链。6年后,这部手机转给父亲赵志华继续用。

  家里一直很乐观地相信,等把书念出来就好了。全家举债让赵鹏上学,想着让赵鹏有个美好的未来。

 

  告慰逝者

  班上的学生趁放假时在网上留言表示,会竭力考出水平,告慰班主任赵鹏

  乐观并不能改变就业难题,2006年,赵鹏找工作,准备10份简历,只投出去2份。

  2006年,时任馆陶一中的校长刘兰山等人赴东北招聘教师,学校承诺每月700元工资和6个月后就能入编制,这一点吸引了赵鹏

  馆陶,是一个从未听说过的地方,去还是不去?“这个地方总比农村强吧。”家里帮不上忙,曾淑华替儿子宽心。签约入职需要毕业证,但赵鹏还欠学校三年学费拿不到毕业证。

  找亲戚借了2.7万元,终于补齐了大学学费,拿到毕业证。从此,馆陶一中的学生有了一位说英语有些东北味儿的老师。

  2008年,经人介绍,赵鹏与马婷婷结婚。马婷婷是馆陶人民医院放射科护士,非正式员工,每月基本工资308元,再加上60元补贴。“他跟我说,只要我们俩过得幸福,有钱没钱无所谓。”马婷婷说。

  赵鹏是家里的顶梁柱,赵鹏月基本工资仅有1450元,却是家里最大的一笔收入。

  2010年底,儿子出生,给家庭带来快乐,然而,经济负担也随之加重。

紧接着,2011年,新房又交付,首付加装修,又借了7万元,每月要还房贷630元左右,孩子奶粉需要五六百元,每月固定消费上千元。此外,家里还有13万元的债务。赵鹏四月份的工资,上个月少500元,相当于孩子一个月的奶粉钱。

  出事前,赵鹏还在为评中级职称而努力,评上中级职称,能从二级教师升为一级教师,每月基本工资能多三百元。

        不过,评职称有名额限制,还需要在学术期刊上发表文章,发文章又要花钱。

  ……

  在赵鹏留下的遗书中,最放心不下的是他的妻子和1岁多的儿子。

  自从赵鹏走后,因为处理后事,马婷婷就没有再去馆陶县医院放射科上班,馆陶县政府也初步答应将马婷婷转为正式工,而学校也会给他们不满两岁大的儿子一定数额的抚养费。

  馆陶第一中学表示,对赵鹏父母也会给予一定数额的抚慰金。

  赵鹏去世后,他的朋友们在网上给他建起了纪念堂,他曾经和现在的学生也在网上发文纪念他。

  高考临近,赵鹏所带的班级即将走上考场,班上的学生趁放假时在网上留言表示,会竭力考出水平,告慰班主任赵鹏。

  一名同学还在网上说:“赵老师:前几天欠的作业我已经做完,等着你的批阅,我错了。”

  冬天,早上6点10分上操。早上5点40分,赵鹏从闹钟中醒来。

有时,脸不洗就往学校走,6点之前,赶到办公室签到,再到操场与学生一起跑操。

  每天跑早操时,班主任老师要跟着,和学生一起喊班训和口号。

  包括早晚自习,每天13堂课,上到晚上10点左右,班主任要到宿舍确认所有学生都在,等学生上床熄灯后,再回家休息。

 

馆陶中学高中班级分为A部和B部,这是为了提高成绩引入竞争的办法。两个部都有快班慢班,赵鹏带的高三A4班是A部的慢班。

赵鹏父亲把去年暑假一家人拍的大头贴合影带到馆陶。

2012年1月,赵鹏担任班主任期间,所带的班被评为“先进班集体”。

事发后,馆陶第一中学校长报警,警方介入调查。

  一位老师透露,作为学校来说,也面临很大的升学压力。

  作为馆陶县唯一的一个高中,并不能吸收当地全部的生源,生源流失非常严重,在馆陶县每年中考的前200名学生,最多的时候,会有150人转到衡水等地的中学就读。优质生源被挖走,要想把学生的学习成绩提上去,需要加倍努力,还要严格管理。

  2011年10月,王明照接任校长后,要求向以治学严格著称的其他中学学习。

  2012年春节过后的一个周末,高三年级的所有班主任老师都到一重点中学参观学习。学习之后,馆陶一中开始重视出操,明显的变化是,在早操之外加上了课间操。

  “有学生时,就要有老师。”一位老师介绍,在之前,班主任老师查夜后,第二天的早操和早自习就可以不盯。

  后来,重视两操,不管是否值夜班查宿舍,第二天的早操,班主任老师都要到场。

  ……

(来源:新京报)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