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条小溪的博客

泉水叮咚……泉水叮咚……泉水叮咚响……

 
 
 

日志

 
 

柏桦和他的《左边》  

2009-02-20 20:06:38|  分类: 有价值的好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柏桦和他的《左边》  
   洁尘
  
  2009年开年读的第一本书是柏桦赠送的《左边:毛泽东时代的抒情诗人》(下文简称《左边》。不是正规出版的单行本,单行本的《左边》2001年曾在香港的牛津大学出版社出版,内地版一直没能面世。这次,是由成都的《青年作家》杂志在2008年11月号上,以一整期的篇幅,第一次在内地全文刊发这部书稿。08年底,诗人杨子来成都,约几个朋友聚面,当时柏桦给大家的一份新年礼物就是这本牛皮纸封面的朴素的杂志版《左边》。
  我认识柏桦正是在他刚刚完成《左边》一书的1994年春。我记得第一次见他,是我们一同去参加一个诗歌朗诵会。那个朗诵会,是一些专业的播音人士在台上读,读得个抑扬顿挫不知所云,诗人们以及听众们都坐在黑黢黢的台下听。黑暗中,我目睹了翟永明点燃一支烟的美妙瞬间。为此,专门就这一瞬间写过一篇文章。那一次,是我第一次见到柏桦,他穿的那件深蓝色的中山装外套,配合他的眼镜以及温和沉静的笑容,给我留下迄今都十分清晰的印象。也就是在那一次,我听他和钟鸣以及后来成为我先生的李中茂在谈他刚刚完稿的《左边》。
  之后的这十来年,我一直没有完整地读过《左边》,似乎有印象在各个选本或者某些杂志上读过一些片段。对于我来说,柏桦这个人于我一直是有某种奇妙的分裂效果的,一方面,纸上的柏桦是我最喜欢的当代诗人,是我所推崇的桂冠诗人;另一方面,作为共同生活在成都的一个朋友,每年都会在不同的场合见到柏桦,或就是一个场合,或是四五人的小规模聚谈,或是喝着花雕的家宴。生活中的柏桦一如既往地温和、清谈,不算拙于言辞,但也不算妙语连珠,谈话中有很多的踯躅、犹疑以及找寻的感觉。这个柏桦跟纸上那个雅致而痛楚、几乎每个字都能绽放莲花般的美和幽微的那个诗人,似乎并无太多的联系。
  其实,我读的这个杂志版《左边》,已经不是原版《左边》了,很明显柏桦在近期做了一些修订补充。因为这十几年来与诗人们的交往,对其所涉及的当代诗歌生态是不算陌生的,而对于发生在成都的几个重要诗歌流派的主张、轨迹以及诗人们的作品,也是比较熟悉的。从这个角度上讲,《左边》带给我的更多的是一种与熟悉相吻合的亲切;但另一方面,还有一种特别的感动,那就是对柏桦诗歌观念的再一次重温和认同。
  柏桦在谈到诗人食指时,说食指一直遵循着其师何其芳的诗歌理念,那就是“窗含西岭千秋雪”,意思是诗得有个窗子,有个形式,得从窗子里看出去。柏桦自己就是这样的,他一直遵循着这样的观看原则和呈现原则,仔细修建诗的那扇窗子,而我等读者从他那扇精美考究的窗子里望出去,是那么的熨贴和安心。
  崔卫平谈食指时说,“在任何情况下,他从来不敢忘怀诗歌形式的要求,始终不逾出诗歌作为一门艺术所允许的限度,换句话说,即使生活本身是混乱的、分裂的,诗歌也要创造和谐的形式,将那些原本是刺耳的、凶猛的东西制服;即使生活本身是扭曲的、晦涩的,诗歌也要提供坚固优美的秩序,使人们苦闷压抑的精神得到支撑和依托;即使生活本身是丑恶的、痛苦的,诗歌最终仍将是美的,给人以美感和向上的力量的。”这段话是柏桦在《左边》中引用的,也可以说是柏桦的夫子自道,同时,在我看来也是对柏桦诗歌的一个很贴切的评价。
  
   2009-1-15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