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条小溪的博客

泉水叮咚……泉水叮咚……泉水叮咚响……

 
 
 

日志

 
 

2007的最后一天  

2008-01-05 16:45: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时此刻,我抬起眼睛直视着床对面的那尊靠墙立着的黑色闹钟。它已经工作了足足九个年头,依然兢兢业业忠实地履行着它的职责。此时它的时针刚好指在九点。准确地说应当是21点。而大约20分钟前,我刚从外面的黑夜‘风尘仆仆’地赶回来。

  今天是2007年的最后一天(12月31日礼拜六)。风很大,天气很冷。有点北方初冬的感觉。

       下午三点约了WXH在莲花的“我佳咖啡”聊天。人见人爱的XHUI恋爱八年,而从结婚到离婚间隔仅仅半年~她在NY干得好好的,就是因为抗不了‘他’的“声音”的骚扰,决定在2008春节到来之前离开令她伤心透顶的厦门。约她的目的,是想在她孤独无助地时候,支援一份真情和温馨。想安慰她也了解她和他的故事。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上帝时时刻刻想方设法地平衡着人类的喜怒哀乐,悲剧时刻会在幸福的人们中间发生,什么是悲剧,悲剧就是,把那些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这是古希腊悲剧大师埃斯库罗斯的名言。望着泪眼朦胧的XH,我听得多说的少,但是我的一句“人的尽头就是上帝的开头”这句话,引起了她的兴趣,她问谁说的。我说是《圣经》里的话。她说她很喜欢。我说是,这句话对我来说是有亲身的体验,我也喜欢,这个时候说给你听比较适合你现在的状况。

  2007年即将离我们远去,这一年里的‘是非成败’也将随之消失。但是随着新的一年的降临,新的悲欢甜苦也必将重新在我们身边出现,这是人生的必然。人生在世,不如意事时常据八九,我们无法逃避,只能迎接。必须做好面对新的忧苦愁烦的思想准备。

  水才不断发来短信,提醒我别忘了晚上的晚会。已经离校一年多的‘水才’曾经算作是我的学生,他热情邀请我参加由他担当主持人的大型晚会,据说能有五六百人参加。我想那一定又是‘安利’。很想拒绝,可又不好伤了他的积极性。就答应带相机给他拍照。于是就与谈得十分投机的XH匆匆告别,前往‘水才’说的莲前水务大厦。

  天实在很冷,有点冻手。来厦门近10年,还很少感觉到冻手的滋味。正是晚上五六点钟的车流高峰期。我打了一辆出租,谁知刚启动不久就停在那里不动。前面塞得不见头,后面挤得不见尾。我焦急不堪。司机说,莲前大道正在修路,工程很大,这些日子一直塞车,凡通往莲前的路都堵。我的心顿时也堵漏起来。我提示司机说能不能抄小路……司机说,往回是不行,要走小路只能到东浦路绕。我说行啊。

  就这样舍近求远地绕来绕去,一路上黑灯瞎火的也看不清走到哪里,因为许多前往莲前的车都捡这条小路走,结果,车又塞在了那儿。我唉声叹气地看看手机已经6点40,离水才说的开幕时间只有20几分钟,我给水才打了电话,可是他一直占线~司机见我急三火四地,就又说:大姐,我看你还是下车自己走吧,因为你要去的那水务大厦是在莲前大道以东,中间修路,隔着栏障,车辆过不去,只能从前浦绕,那可就远了……

  我无可奈何地下了车,想起还没晚饭,我想他那晚会一定会搞到夜里九/十点钟。我这胃病,一顿吃多了不行,饿着也不行。我就开始四下里寻找吃饭的地方,这时手机响了,一定是水才打过来的,果然。他问我现在哪里,我说不上来,黑乎乎的也看不到门牌号码,他一再问我在什么位置,我只好问一位路人,她说是东浦路,她指了指边上一家小杂货店,我凑近一看,上面有个蓝色的门牌,显示的是‘东浦路十之二’。我的心情很差,我沮丧地对水才说,我大约不能参加你主持的晚会了,时间很紧张了。我又不认得这里的路,(再说我还饿着,没吃饭)我没说这句话,只是说连个饭店都找不到,这里也修路,到处都是黑乎乎的。水才还是再三要我过去。我心里就有点烦了,就说,你知道吗,这样很折腾我啊!我说我不要去了,我要回去了。我真的就开始往回走了。谁知这一走就是二个多小时。拐弯抹角地终于走到火车站灯火通明处一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多。我有气无力地就近找了一个干净的餐馆,花六元钱点了一碗皮蛋瘦肉粥,吃得暖和些了。出来时,向前走着,远远看见一家新疆人开的饭店门口冒着蒸汽,原来是他们烤‘馕’的热气,黑夜里这样的热气腾腾的景象感觉很好,在厦门可真是不多见。这馕我吃过,面粉的味道很正,口感很好,咬起来干脆。过去也就2元钱,现在翻了一番涨到4元。但是此刻热呼呼地捧在手里心情不错,值!就一路走一路掰一块块放在嘴里香喷喷的嚼起来。好在天黑,也没人看,心里挺坦然的。

  就这样我背着个大包,一个人走在2007年最后一天的厦门的大街小巷。自觉像似个流浪汉或者旅行者,我想如果此时我没有一个家(现在对我而言只是个‘房子’)的方向在那里候着,我该怎么办!年过半百的我还能有这样的劲头和信心吗?就这样坑坑洼洼地走了将近二个小时,我没有灰心丧气,因为前面有个家在那里,我便有了严寒中执着向前的勇气,我毫不犹豫地迈着前进的脚步,因为有个‘家’在那里备着,有家就有了方向。

       人生旅途漫长,但生命实在短暂,人生在世一定要有明确的方向,要让心灵有个依靠的家,唯有如此,活着才能坚强,才有希望。

  人啊,灵魂的家,在哪儿呢!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