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条小溪的博客

泉水叮咚……泉水叮咚……泉水叮咚响……

 
 
 

日志

 
 

《皇封地~》第三章片段2  

2007-09-27 10:08: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于是二人即刻开始了紧锣密鼓地乔装打扮,转眼之间,易瑛儿变成了一位充满阳刚之气的年轻家丁。

走在朝阳照耀着的林荫小路上,易瑛儿的心中充满无限的欢乐和幸福,她的心情从没有像今天这样的美好,她觉得此时此刻自己仿佛就是个真正的男孩,她想如果自己是个真正的男孩子那该多好,那样就可以正大光明地去拜见文公子啦,她会和他成为莫逆之交的好朋友,与他一起去那名山大川、林间舞剑论英雄,周游世界。她想象着他的样子,想象着他见到自己尤其是当他发现或者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后的表情。她不由得笑了起来,觉得自己像是在演戏。可不是,人生就是如戏嘛,这是谁说的,她想不起来了。但是,她警告自己,你可不是在演戏,你是真实的,想见到文公子,想向他吐露真情,想表达自己对他的欣赏和喜欢。是的,要说,一定要勇敢些!把平时那些雄心壮志都拿出来。

她不断给自己打着气壮着胆量。丰稔说的对,否则过几天,一旦姨父大人把自己许配给一个自己不喜欢的男人,那可就一切都来不及了。易瑛儿这样想着想着不由地紧张起来,她拽了拽身上的衣服,她感到有点冷,因为这套男服她试穿的时候有点小,就把里面的衣服脱去很多。以前她女扮男装的时候也不少,可是像现在这样装扮成一个下人还是第一次,如果文公子看到自己这样一身装束,会怎么想,丰稔说得对,正好考验他一番,我就是不能先告诉他自己的真实身份,看看他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如果他以貌取人、以身份地位取人,哇,那可就呜呼哀哉了。文公子啊,你不会吧。易瑛儿想到此不由得又笑了起来。怎么可能,文公子是多么令人敬仰的优秀贤能之士啊。

她分辨着前面的建筑物,回想着丰稔叮嘱的路线,她紧走几步又突然放慢下来,她想,丰稔打探的是文公子的住处,我毕竟是个姑娘家,这样独自一人贸然前往一个陌生男子的住处,这要是让天下人知晓,还不笑掉大牙,若是让姨父大人得知那还了得,那可是有辱于祖上脸面犯了家规的大事呵,想到此,她有点进退两难了。

“噢?!这不是瑛儿小姐吗,您这是到哪里去啊,今天怎么这样一身打扮呐?变成家丁了?”迎面走来了府上大管家布力,他不知是什么时候站在那里,正疑惑地上下打量着易瑛儿。

易瑛儿惊出一身冷汗,刚才只顾云里雾里地遐想,布力何时出现在面前竟然毫无觉察,怎么就这么容易地被他一眼看出来了。易瑛儿急中生智,随口反问:“喔!是大总管呀,您好!您这是要去哪里啊?”

布力说:“不敢,在下是领了夫人的指示,正在筹备这两天为小姐您办理加入族谱的大事呢。小姐您……”

“哦,大总管,您忙吧,我是心情欠佳,随便走走。您请便。”说着易瑛儿从容不迫地在布力身边走了过去。

“哦!那奴才办事去了。”布力无言以对,只好躬身作揖悻悻离开。

望着布力渐渐远去的身影,易瑛儿知道,他一旦将加入族谱的事情办妥,那接下来就是相亲……呀,她有点不敢再往下想去。她加快了前进的脚步。

布力的出现坚定了易瑛儿一定要尽快地见到文公子的决心。她毫不犹豫地往前走着,正在这时,一阵迅风扫过的沙沙声或重或轻地伴随着有节奏的呼叫声传来,那声音铿锵有力,是易瑛儿熟悉的那种只有练功的人才可能发出的声响,她顺着声音发出来的方向瞧了瞧,哦,那儿不是府里教师爷邢大侠培训家丁的练功场吗。她好久没有来过这里了,她知道通常情况下,家丁们练功都是赶早,就是一大早天刚刚朦朦亮,几十个府上护卫家丁就要在这里集合训练,练上两个多时辰,天大亮了,才去洗漱早餐,风雨不误。她小的时候曾吵着闹着跟着练了一段时间,后来因为跑来跑去,早上起不来等原因,就再没坚持。一般早饭后这个时候是不会有人在这里的,那么此刻正在练功的人会是谁呢?她很想看个究竟,竟自觉不自觉地向着那个绿树掩映着的练功场走了过去。 

离练功场已经很近了,易瑛儿看的愈来愈清楚了,只见宽敞的练功场上,一位身着乳白色锦缎衣裤的青年正全神贯注赤手空拳地操练着一套易瑛儿有点熟悉但说不出名称的拳术。易瑛儿很想探个究竟地再往前走近一点,然后躲在一棵粗壮的香椿树后面继续观看,他那一身白色的练功服随着他那极有功底的武步,时而在阳光的折射下发出耀眼的光泽。看着看着,易瑛儿不由得摩拳擦掌,真想上前与他小试几招。此时此刻,易瑛儿的脑海里闪过朦胧中的文公子的形象,她想,面前这位意气风发的英俊男子会是谁呢,是姨父大人的哪位新门客?该不会就是文公子吧!不!不!她下意识地摇了摇头,不会的,没听说文公子还会武功啊。她惦记着要见文公子的事,于是就转过身来。就在易瑛儿正要离开的一刹那,身后传来一声召唤:

“这位小弟,何不过来切磋一下武艺。”

那声音尽管是有点气喘吁吁,但浑宏有力极有磁性,十分响亮悦耳,令人十分好感。

易瑛儿不由地又回过头来。只见那白衣武者一个套路完毕正在做收功的动作。

易瑛儿站在原地未动,也未吱声,只是向他望着。但见那位白衣武者骨格清奇,气宇轩昂,气质不凡,汗水正顺着他眉清目秀的脸颊流淌下来。他很年轻,但她有点看不出他的年龄。面对这样一位端正大气、超凡脱俗的英俊少年加上他那一身质地很好的白色绸缎锦衣再加上周围茂盛的墨绿色小树林的衬托,易瑛儿一时惊呆在那里,仿佛自己正在欣赏哪位国画大师刚刚出手的水墨淡彩图。

“英俊少年”向易瑛儿走了过来,抱拳作揖:“在下是肃大人书房的书办,请问小弟您是……”

“啊?!”易瑛儿不听则已,如今这一听他的自我介绍,内心顿时如热浪翻滚,不由得惊叫出声:“您!您!就是书房的文公子?”

“是啊!在下正是……”见他如此惊讶,莫名其妙的姜炎文不由得一惊,他觉得他的声音有点过于清脆和细腻:“您认的我?您是?厨房的……”

 “噢,不不……久闻公子大名,本……”慌乱中的易瑛儿忘了自己的一身男装,差点说出个本姑娘来。

见他吞吞吐吐的,姜炎文觉得不便多问,就一遍擦着满头大汗一边转身告辞:“小弟您忙,在下要回去了。”

“且慢!”易瑛儿急了,“文公子,我是……我正想找您,能否借书房说话?”

“噢?这?小兄弟,这可真对不起,书房不可以去呀。不过,您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非得到书房吗?能否我们这就边走边聊?”姜炎文不由得仔细端详起他来,他发现他很漂亮,不过这个漂亮是缺少了一点什么,对,是缺少了一点阳刚之气。

“请问文公子,您经常来此练功?”

“哦,不,好多年不练了,都忘得差不多了,现在只是舒展一下筋骨锻炼一下身体罢了。小兄弟,您还没告诉我您的尊姓大名呢?您是……”

“噢,我姓易,容易的易,您就叫我易公子好了。”易瑛儿望了一下他的眼睛,随即又将自己的目光移开,她有点难为情,她忍不住微笑了一下,又迅速地把头低下。

“易公子?”姜炎文隐隐约约听说过肃大人有个喜欢女扮男装的养女,好像就姓易,眼前这位身着仆人服装却自称“公子”的男孩让他疑惑再三,哪个仆人敢这样无所顾忌地在这森严壁垒的尚书府四处游逛,难道……想到此,姜炎文不由得放慢了脚步,他仔细端详打量起这位“易公子”来。他发现尽管他一身的家丁装扮,但是他的皮肤白皙细嫩,形象姣好,气质非凡,言行举止端庄高雅,这绝非一般的家丁所能具备的。再看,姜炎文发现,正在默不作声低头走路的“易公子”隐约有点女孩子般无法遮盖羞涩,他仿佛知道他在注视着他,他俊俏的脸庞顿时红润起来一直红到脖颈。顺着他颀长的脖子再看下去,姜炎文的两眼顿时朦胧起来,他发现“易公子”那有些不太合身的男装将他的身体轮廓清晰地显示出来,这“易公子”厚实的前胸有些隆起,天啊,这绝对不是一个男孩子的胸膛。姜炎文的心脏剧烈地振荡起来,他停止了前进的脚步。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