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条小溪的博客

泉水叮咚……泉水叮咚……泉水叮咚响……

 
 
 

日志

 
 

‘厝’上加错的愚强  

2007-07-30 18:51: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也谈厦门的“厝”

○厦门愚强

 

  拜读绿音君的《厦门为何多“厝”》一文(3月24日本版刊载),深为其对厦门的爱护而感动。不过,我以为,绿音君的见解有失偏颇,似有商榷之必要。

  厦门的“厝”,确实很多,绿音君列举的“吕厝”、“黄厝”和“袁厝”,只是众多“厝”中的几“厝”。厦门的“厝”不仅岛上还有何厝、徐厝、曾厝、内厝街和苏厝街等,岛外的还有孙厝、苏厝、赵厝和彭厝等等,恐怕不下几十个。如果按照绿音君的“感觉”,厦门岂不成了众多“停柩”的不祥之地?

  诚然,古汉语和现代汉语对“厝”的解释,“停柩”便是其中之一。其实,按个人的主观取舍,去注解某个事物的“本质”,难免有形而上学之嫌。况且,唯物者不迷信,何必去钻这个“牛角尖”呢?

  厦门的“厝”现象,其实是闽南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虽然我对“厝”的起源未作过专门考证,但我知道在闽南,乃至台湾的许多乡下,特别是金门,叫“厝”的地方多的是。在闽南人心目中,“厝”是宅,是家,是乡里,是村社。而“祖厝”,便是指祠堂,闽南人袭有每年祭拜“祖厝”的风俗。“厝”者,闽南人温馨、祥和、亲睦乃至团结的象征,凝集着家人和乡亲邻里的无限亲情,呼来上口可人、听之亲切悦耳。

  假如你置身于闽南,你便会常常听到这样的问话:“起新厝了没有?”“买厝了吗?”另外,闽南人也常客气地邀请你:“来阮厝坐!”即请你到我家坐坐,多么朴实、热心、温情的氛围!闽南人若在他乡相遇,便会情不自禁地互道:“同厝人,同厝人!”

  不错,“厝”字,还有个意思是通“错”,音也相同。绿音君因此说提起“厝”,会让人联想到“错”。因为绿音君认为“厝”字不吉利和与“错”字同音,建议把“厝”字改成“硕”。如果按照绿音君的思维逻辑,“硕”与“瘦”音相近(闽南人普通话读音不准确),那么,“黄硕(黄厝)”,岂不成为“黄瘦”(又黄又瘦)?“吕硕(吕厝)”,岂不变成“屡瘦”(越来越瘦)?而“袁硕(袁厝)”,不就是“猿兽”!倘若再“推理”下去,原作府第之解的“府”字(如“尊府”、“府上”),岂不有“阴府”之讳了吗?

  罢了罢了,越说越离谱了!

  我无意与绿音君过文字游戏招数,只是为其片面理解厦门乃至闽南的“厝”现象而深感惋惜与遗憾。当然,绿音君对厦门爱之弥深而恨其“瑕疵”,本意应是好的,足以褒扬。

 

   (2003年4月3日《东南快报》)

 

 

“厝”上加“错”

——与愚强先生商榷

 

        文/理 会

 

    要求我立刻读一下《东南早报》上的这篇《也谈厦门的“厝”》的是我的一位在加拿大长大的韩国籍的朋友,他为了攻读汉语言文化,订了不少中文报刊杂志。他是经常请我为他读一些他读不懂的东西。常言道:东西方文化有差异,沟通起来有障碍,正好我这个人是好为人师,对他的请求往往是乐此不疲。但今天我看他的神态有些异样,一双小眼睛瞪得圆溜溜的,嘴“O”得老大(请愚强先生原谅,我不知如何用闽南话来形容这位国籍复杂的老外当时的惊讶)。不仅他惊讶,读完了愚先生的大作,我皱小了我的一双大眼睛不知所措,只好低着头做思考状……

    我请我的朋友找来那位“绿音君”的大作,匆匆读完《厦门为何多“厝”》后,又麻烦朋友搬来《汉英双解·新华字典》,又命搬来重达二公斤的《辞海》。翻来覆去地查了半天,我竟然没有找到足以为师的语言点;没有找到一条有助于我向那位眼巴巴地盯着我的“老外”做出合理解释的内容。因为所有的工具书通通地显示“厝”不仅具有“绿音君”所指出的那些解释,而且直与“错”通假。(绿音君只不过是说容易让人联想到……)。看来愚强先生不大懂什么叫通假。“通”通用也,“假”是假借。通假字包含通用和假借两个方面(请原谅我这里好为人师的毛病又犯了)。我没有查到“硕”与“瘦”通假。既然愚强先生承认自己发音不准,为什么硬要用自己不准确的发音来生拉硬套地将两个意义上恰恰相反或毫不相关的汉字主观意愿地牵扯在一起以便诋毁一个对厦门非常善意的进言人。既然愚强先生明白自己“发音不准”为什么还硬要用发不准音的汉字去张冠李戴,强行地与另外一个个让人听起来苦笑不得的汉字连接起来……如果按愚先生的这种“不准确发音”的汉字链接,中国语言岂不是乱了套。到此我不由地想起一则寓言故事:

    南歧(村庄名)坐落在秦蜀的山谷之中,那里的水虽然很甜,但质地很差,人喝了容易生粗脖子病,由于南歧人祖上不懂还以为天生就是这样,因而当地人历代全都是大粗脖子。有个外乡人到这里考察,当地人看到他的脖子又细又长,觉得很可笑,就纷纷赶来围观。外乡人对他们说:“你们的脖子这样臃肿鼓胖,是粗脖子病造成的啊,得赶快医治”。当地人哈哈大笑说:我们从来就是这样,还是治治你的细脖子吧。                   

   我想事物的是非曲直自有它的客观存在标准。不是你想说什么就是什么。即使当地已经约定俗成的习俗也不能断然改变源远流长的文字原形文化历史。我是比较敬重愚强先生肝胆相照地维护当地文化习俗的直言不讳。我为那些出版单位感到遗憾和惋惜。既然闽南话是中国的一种重要方言;既然这个“厝”在中国闽南语中如此温馨吉祥;既然能够对这个“厝”的解释追溯到“列子·汤问”、“汉书·地理志”,为什么就不能再加一条:“4.中国闽南话中与以上解释相反,“厝”在闽南话中当……讲”。为什么会有此疏漏。又既然国家一级正规的工具书中无此“愚强”一说的注解,那么,“绿音君”的疑惑就应当是必要和合理了。

   读愚强文章才知道,原来厦门到处是“厝”。我反而觉得‘厦门’失去了意义,“厝门”才是名副其实。事实上,面对厦门如此多“厝”,我想除了闽南人以外,任何一个懂得字典上的注释的中国人都会感到疑惑,何况是正在学习汉字的外国人了。

我想我们无法强行阻止一个正常的头脑进行合理的思维,更不能应是强迫人们不懂装懂,把错的说成对的,把坏的说成好的。

   现在我有点为“绿音君”鸣不平了,既然愚强先生承认:“诚然,古汉语和现代汉语中对‘厝’的解释……”为什么又谴责绿音君是“按个人的主观取舍,去注释某个事物的本质”。请问他主观上取什么舍什么了?又请问“厝“的本质到底应当是是什么?是字典对,还是愚强先生对。我想愚强先生可能是因为自己“发音不准”,对落在白纸上的汉语普通话也难以明确吧。在《厦门,为何多厝》里,笔者看不出“绿音君”哪几句话有断章取义主观取舍的倾向,他只不过是实事求是地讲了一件实事,说了几句实话。我想请问愚强先生,是不是今后所有外来人,在疑惑厦门这么多“厝”的时候,是不是都要向您一样一个个地去做这么一番让人难以理解的解释。

(“厝”上加“错”——与愚强先生商榷2)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