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条小溪的博客

泉水叮咚……泉水叮咚……泉水叮咚响……

 
 
 

日志

 
 

职责与胸怀  

2006-06-14 15:52: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评论]

 

职责与胸怀

——读白兰鸽的小说《职责》

 宋清海

 

短篇小说贵在“开门见山”,即快速进入矛盾,第一句话就能抓住读者的心,不能象个厚皮大包子,咬三口不见馅,而应象饺子,一口就知味。姜丽慧同志的《职责》(见《人民铁道》1983814日四版)就是这样,它开篇简洁、直接,猛地一下子就把主人公推入了矛盾的旋涡之中,大有“山雨欲来”之势!列车员杨素一接班就发现那个“曾向她海誓山盟”、“毕业后就一去无踪影”、“她曾经朝思暮想”的大学生坐在她的面前,他的妻、那个孕妇偎依着他。她这才恍然而悟,“他真的结婚了”!主人公的遭遇多么巧合多么真实又多么残酷,这真是个惊心动魄的开头,造成了强烈的悬念感。杨素将怎样同那个负心汉会面?她会不会照顾那孕妇——他的妻?读者读到这里,心情也不由得紧张起来,并作出了种种猜想。

作品在简洁地交待了人物、事件、矛盾之后,就流水下滩般地发展下去,然而又不是一竿子插到底式的直不笼筒,而是一波三折,曲而有致。应特别注意的是:作者的笔触完全集中在人物身上,集中在人物的感情上,抓住感情不放,一贯到底,因此作品的感情色彩相当强烈!可想而知,杨素遇上她那负心的恋人,而且带着他怀了孕的妻子,她是多么愤恨、多么屈辱!而在此之前“始终不肯把他想象得那么坏”,眼前的事实是严酷的,她的心灵遭受到何等无情的打击!然而,他的妻却还偏偏是她的[重点照顾]对象,杨素躲不开、避不掉,因为她是在工作岗位上。作者为主人公设置的环境真够典型的。对那个“他”,杨素应该是鄙视的,对那个孕妇,她也一定厌恶她,因为她“顶替”了她——也许是有意,也许是无意,这是人之常情。看,个人恩怨和工作竟是这么尖锐地矛盾着。杨素在车门口徘徊犹豫之时,她的内心经受着复杂、残酷的折磨!如果她同别人调换了车厢,可以说她是保护了自己的尊严,可是工作上没有尽到职责,不是有损于另一种更崇高的尊严吗?这两种“尊严”在她心中斗争着。她到底是个把工作当作生命的姑娘,她终于走进了车厢,清扫孕妇呕吐的脏物,那时她的心情是多么尴尬,“哀求两手不要再抖下去,快快扫完,快快离开这里”!她不仅有愤恨、鄙视,同时也有自卑,她毕竟是被他“甩”了,因此她呆在他们面前实际上是一种痛苦的煎熬!但是,当她发现孕妇“大滴的汗珠从那无限痛苦的面颊上滚落下来”时,列车员的职责给了她神圣的责任感,她终于解脱了阴郁的怅惘和怯弱,抛开了个人恩怨。当她为他们找医生、安排座席、冲麦乳精的时候,她丢开了个人感情的尊严,而获得了崇高的职责的尊严。到此时,她那激烈的心绪归于平静,而她那宽广的胸怀和职责的光芒却展现在读者眼前。小说也就恰恰相反到好处地结尾了。

读完这篇小说,再回过头来看看整个故事情节,就会发现故事情节是人物情感串起来的,是人物留下的脚印。人物和事件达到了完美的融合。

《职责》的思想容量是丰厚的,留给读者想象的余地是丰富的。但是通篇小说却只有2000多字,写得很简洁!短篇小说不短的问题提出由来已久,可是短而不短的问题始终存在。短篇小说还是要在“短”字上作文章。《职责》所以写得如此简洁,是由于以下几个原因:

首先是讲究选材。作者是从短篇的特点出发去选材的。选取的事件小而集中;矛盾线单纯而矛盾强烈;空间狭小而又不束缚人物感情的驰骋;时间短暂而又可以和过去相联系;人物关系极简单明确而又复杂。这就为一篇幅小而容量大的作品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其次,作者很注意章法,善于剪裁,那支笔好象园艺师手中的剪刀,对影响结果和没有用处的枝条毫不可惜地剪断。笔触始终驾驭着主要矛盾线,毫不分散。比如杨素见到她曾朝思暮想的恋人“真的结婚了”,连他的妻子都怀了孕。在这里,作者本可以“顺理成章”地回叙一下她和他的过去,但是作者只用了“曾向她海誓山盟的大学生”这句话就概括交待了二人过去的那段生活。倘若回叙一段,虽说“顺理”,但于整体构思不起作用。再如杨素走进车厢以后,那个大学生其实已经认出她了,如果说一开始他有些慌乱、“失神落魄”,那么在杨素安顿、照顾了他的妻子之后,他的心情应是尴尬的,他理应挤出几句感激的话来,但是作者就是没让他讲出一句话,因为他说上几句话虽说也“顺理”,但对整体构思仍是不起多大作用的,让他当个“哑吧”岂不更好!

再次,作者非常注意行文的简洁,惜墨如金。比如那位大学生发现杨素之后,他的内心活动应当是复杂的。但是作者没有去正面叙写,而是在描绘杨素的复杂心绪的同时,通过杨素去感受,这种感受同时也加剧了杨素的内心矛盾,可谓“一箭双雕”。再如当杨素扶住了孕妇,她心情反而冷静下来之后,是不会不看看这个女人的,心里的感触或别的情绪的混合是无法避免的。在这里写上一段恐怕也不为多,但是作者只用一句话:“她迅速然而却又是仔细地打量了一下这位女子”。杨素所以“迅速”,是因为在她的身边还有“他”在,不好直直地盯着她看;而“仔细”却又说明杨素想好好看看这个“顶替”她的人。这是多么简练而微妙的心理的描写。杨素由不想见那夫妻二人到热心地为他们服务,思想是有一个转变过程的。

有些小说为了使人物的转变可信,不惜大段叙写。本文的作者没有这样做,只让杨素看见孕妇那张无限痛苦的脸,神圣的职责就会以千钧之力促使她转变态度的。特别绝的一笔是:杨素以为那女子“很文雅也很俊俏”。在那种情景下,能对“情敌”平心而论,该是多么厚道的性格!看似平常一句话,强于大段大段的议论。

还应提到的是,这篇小说没有令人生厌的大话、空话、套话,也没有为了[拔高]人物的思想境界而贴上时髦的政治术,令人感到亲切、真实。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